资讯动态


 

  • 主页
  • 工程建筑
  • 包装透湿仪
  • 电采暖
  • 主页 > 包装透湿仪 >

    海质假牙加工点原料放厕所售价近10倍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3-24 19:54

      这一数据背后折射出来的现实是:目前海南省本地的正规义齿生产企业不多,产量有限导致供不应求;一些小诊所或是无证诊所为降低成本,获得暴利,从黑生产点进购义齿。

      在海口市云龙镇的一个黑义齿加工点,一颗假牙最便宜的仅6元,流向定安有证或无证的私人诊所;在海口府城的另一个黑义齿加工点,生产者一个人全包了上瓷、烤瓷、抛光等十多道生产工序。原本应精密生产、严格消毒的义齿,在脏乱的环境里面被生产出来。

      顺着线索,南国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,上游质量无保证的黑义齿流入小诊所之后,身价翻五至十倍后被换进了患者的嘴里,6元的义齿“翻了个身”,就变成50元。

      假牙的学名叫义齿,意思就是指为人类尽“义务”的牙齿。据权威数据,我国55岁以上人群中,26%为活动义齿佩戴者。但是,并非所有义齿都能很好地尽“义务”。

      海口琼山区咏春花园的一处约70平方米的房间内。在一个小卧室里面,摆放着三张小桌子,其中两张桌面上摆放着未完成的半成品义齿,门对面的小桌子放着一台喷砂机,门后面放有一台空气压缩机。该房屋内还有牙模等相关物品。台灯上、墙壁上,随处可见污渍,一些生满了锈迹的铁器随意陈列。

      一瓶除锈灵也摆在桌上,此外桌子上还有一些生锈的铁钳,一个牙刷。很难想象,就在这样脏乱的环境里,温强(化名)为海口的几家牙科诊所生产假牙。

      “一个人完成所有工序?”海南省口腔医学会理事黄春鹏听后颇为震惊,“义齿是精密的医疗器械,工序很多,每一个工序都有很高要求,除非他是天才。”

      温强表示,他于去年3月份开始,租了一间房从事义齿生产加工销售,生产义齿的原料是从海口市一家义齿制作公司进购的剩余原料。上瓷、烤瓷、抛光、打磨这些工序都是他一个完成。所生产的义齿主要是销售到牙科诊所,价格为35元/颗。

      省食品药品稽查局医疗器械稽查科相关负责人介绍,作为入口腔的医疗器械,义齿出货时须经严格消毒。出货前还要经过酒精振荡、紫外线消毒和臭氧消毒三道工序。

      2015年1月初,海口市云龙镇云美路的一处楼房内,海口市食品药品稽查大队执法人员赶到时,罗池(化名)正在加工义齿。一楼大厅及大厅后面的东南角及西北角的“齿科设备厂烤瓷炉”正在运行。罗池正在加工4颗假牙,正准备进入烤瓷工序。罗池说,这4颗假牙是给定安的一家有证的牙科门诊生产烤瓷假牙,每颗价格35元。

      义齿属于二类医疗器械,应取得证件后方可生产。然而,罗池拿不出《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》和《医疗器械注册证》,甚至连《工商营业执照》也拿不出来。

      根据在生产点获取的单据,从去年5月1日开始,罗池无证生产未经注册的义齿,共生产义齿的货值为7800元。罗池生产的烤瓷牙卖35元或40元一颗(该价格和温强加工点的价格接近),一种名为VP齿的价格为10元,最便宜的钢牙则价格低至6元一颗。

      5月18日,省食品药品稽查局医疗器械稽查科相关负责人介绍,生产义齿的企业要有《医疗器械生产企业许可证》、《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》证照,去年食药监局在全省范围开展医疗器械“五整治”专项行动,义齿是重点整治的对象之一。去年一年内,省食品药品稽查局共查处了五个无证义齿加工点,其中两起涉案金额分别达10多万元以及20多万,已移送公安机关。

      2014年8月19日,在海口和平南路和平城市广场端掉一规模较大的黑义齿加工点,现场共缴获牙模154个,烤瓷粉261瓶,以及各种制假原料和全套加工设备。该窝点每天生产数十至数百颗假牙,生产条件也十分简陋,厨房和厕所里也堆满了制作义齿的各种原材料。

      在该加工点,生产“精密医疗器械”义齿的员工,是非专业人员。经查,该加工点产品销往全省7个市县80多家牙科诊所,涉案金额达20多万。

      罗池说,他的客户以定安的牙科门诊为主,其中,定安县城一家,定安翰林、定安岭口、定安雷鸣、海口长昌各一家,其中有两家是有证的诊所,其余均是无证诊所。

      记者来到定安县城人民南路的“张XX牙科诊所”。诊所广告牌上的电话,与记者事先拨打的罗池提供的联系电线平方米左右,墙壁上挂有相关证照,一名医生正在给顾客补牙。

      记者以帮家属咨询为由向诊所一工作人员咨询。“做牙要看患者适合做哪一种,是做固定的呢还是活动的?”该工作人员称,目前是烤瓷牙好一些,质量也有低和高,便宜的价格150元/颗,好一些的250元/颗,更贵的1000多元/颗的也有。

      “镶好的义齿有没有什么保证呢?”记者表示有些担忧。该工作人员让记者大可放心,每颗义齿无论是便宜与贵的,都可保证10年,通常不会出现“蹦边”的情况,有什么问题可直接到诊所内。但是,一些正规厂家生产的义齿会有相应的编号与质保卡,但便宜的没有。

      该工作人员称,“有证书”的义齿都是价格较高的,至少600元以上,但像150元、250元的就没有。“我们诊所的义齿都是正规厂家出厂,但质量保证上好些的就是贵的牙,但做便宜的义齿,我们也能给你保证。”该工作人员强调。

      该工作人员称,诊所无法自行生产义齿,150元~250元/颗的义齿是从加工厂进购的,需要事先订做,需要等近一周时间,成品都是经过检测合格的。

      当天中午,记者前往了定安县雷鸣镇,寻找向罗池进购义齿的诊所——雷鸣××牙科诊所。记者首先拨打了该诊所张医生的电话。电话中,一名自称“张医生”的男子说,诊所的位置距离该镇供电所不远,可记者多番寻找,都没有找到诊所。

      据罗池供述,2014年5月至11月,他的加工点销往雷鸣的牙科诊所的数量为烤瓷牙124颗,每颗35元;钢牙198颗,每颗6元;VP齿6颗,每颗10元,小计5588元。

      在供电所等候五分钟后,一名骑着电动车的女子找到了记者,“你们是来做牙的吧?”该女子询问后带着记者前往约50米之外的诊所。记者称“亲戚介绍这里做牙做得不错,所以就特意来这”。该名女子很是警惕,反复询问是哪一位亲戚介绍来的。

      诊所的玻璃门上贴有“牙科”二字,门前没有广告牌。诊所分前屋与后屋,均放有补牙设备。墙壁上还挂有牙齿科普知识材料,但记者留意,墙壁上没有悬挂任何证照。

      张某称,他们一家来自广东茂名,到海南开诊所也近30年了,其女儿从医学院校毕业后,也在诊所里帮忙。由于价格便宜,平时有不少回头客。她表示,诊所有证,因正在进行年审,新证照还没发下来。“义齿有好几种,最便宜的也有几十块钱的。”张某称,她诊所里最便宜的是钢牙,50元/颗,一般都不用保修,而烤瓷牙的价格为100~200多元。

      这50元/颗的钢牙,在罗池的销售票据中,价格为6元。张某称,各种义齿分高档与低档,保修期限都不同,要看厂家是哪里的,而好一些的义齿都是省外大厂家制作,像诊所内多是海南省厂家制作的,“像便宜材料的义齿就不会有保修卡,再说牙齿没有做好要个证书有什么用?做生意都是讲信用的。”

      海口龙华区,39岁的林女士又一次走进了医院。林女士家庭条件一般,但和很多女士一样有一颗爱美的心。两三年前,看着满口的坏牙,她头疼不已。家境一般的她最终在一家私人诊所,给所有的牙齿做了烤瓷牙套。但两三年后,烤瓷牙就开始松动出血。

      林女士这次选了间正规的口腔医院。医生拆下她的假牙,现出了红肿的牙龈,烂掉的牙根。她这才意识到,此前在小诊所换的一口来源不明的牙齿,给自己带来了麻烦。

      另一位患者屈女士的假牙是2012年初换的。那段时间,她忙着去相亲却因“龅牙”被嫌弃,便选了海口大园路的一家牙科诊所换牙齿。然而两年后,屈女士更换的两颗假牙开始出现松动的迹象,假牙与相邻牙齿间的缝隙明显变大,假牙根部开始流血,牙龈也肿了。

      医院的诊断结果让屈女士愤怒不已。医生解释说,一是这两颗假牙的制模有偏差,与相邻牙齿的间隙过大;二是假牙使用的材质不合格,引发口腔内的黏膜组织病变感染。

      “像林女士这样的病人几乎每天都有。”海南省口腔医学会理事、海南口腔医院修复科主任黄春鹏说,假牙是精密的医疗产品,如果设计不规范,或者生产环节有问题,时间一长,使用者易出现牙龈炎、继发龋齿、牙齿松动等很多口腔病……还可能导致患者感染病菌。另外,如果发现假牙有问题再次治疗,耽搁了治疗,基础条件就比之前差了,费用也比较高。

      省食品药品稽查局医疗器械稽查科相关负责人也说,一旦患者使用没有质量保证的义齿,还不会立即出现不适的问题,但时间久了,会导致牙龈红肿发炎等情况。

      南国都市报记者调查市场价格发现,大医院的义齿价格往往相差不远。在海口的一家口腔医院,镍铬烤瓷牙的价格为480元,钴铬烤瓷牙的价格为880元,纯钛烤瓷牙的价格为1380元,全瓷牙的价格则在两千元以上。这一价格,和其他一些大医院价格相近。

      与大医院不同的是,小诊所往往能提供一些一两百元甚至几十元的低价假牙给消费者,这些低价假牙中,就有部分是来源不明的。前面提到的6元/颗出厂价的钢牙,由于对牙齿磨损大且盈利小,一些医院已不再提供,多为小诊所在为一些老年人提供。

      另外,正规厂家的“有证”假牙,诊所的价格往往稍低于医院,但差不了太多。在海口高登街一家诊所,镍铬烤瓷牙400元/颗,钴铬烤瓷假牙1200元/颗,全瓷假牙为2500元/颗。这样的价格,有的比大医院便宜点,有的则反而要贵一些。

      海南口腔医院修复科主任黄春鹏说,在选择义齿材质之前,医生要为患者备牙和取模。“专业的备牙就要两个小时。”黄春鹏说,经过仔细地备牙和取模后,医生会将模型和写有设计材质、标准和设计图的设计单交给厂商生产假牙。而经过十多道工序,每道工序都要有质检,经过多重消毒,一颗假牙才会被送到医院。技术的差异,成了导致大医院和小诊所的假牙价格有差异的原因之一。

      记者在部分牙医诊所、医院口腔科和民营齿科医院采访发现,对于口中的“假牙”来自何方,绝大多数患者不会主动询问,也少有医疗机构主动提供。这反映出患者维权意识的欠缺。

      业内人士表示,只要是有正规资质的加工中心,伴随着每颗假牙的诞生都有一张相应的保证卡,上面附有患者名字、牙位和材质等信息。加工中心会连同每颗假牙一起,把这张卡交给医院、诊所或医生本人。有了这张卡,假牙在一定期限内出现问题,患者可以凭此维权。

      家住海口的李先生年过六旬,牙齿一直不太好。前年6月,他在白龙南路的一家社区卫生服务站花3000元安装了4颗假牙,但效果一直不太好,偶尔还有疼痛感。“我问过很多牙科诊所,价格都不便宜,有的要三四千,有的甚至要五六千。”李先生说,但这些诊所并没有公示价目表,他还是问过医生才知道,自己装的假牙总共2400元,其他诊疗费是600多元。李先生说,装好假牙后,医生并没有给他病历本或费用清单等票据。价格不够透明,导致很多消费者雾里看花,不知道如何选择。

      一家正规义齿生产厂厂商梁先生表示,黑作坊的存在对正规厂商造成了影响。其中主要原因是,黑作坊生产出来的产品,因原料和生产成本较低,价格要远远低于正规厂商。梁先生打了个比喻,“你说,地沟油的出现会对正常的食用油没影响吗?”

      “黑生产点不但对患者不负责任,对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也有很大的影响,不利于正规生产企业的生存。”省食品药品稽查局医疗器械监管处有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海南省本地的正规义齿生产企业不多,产量有限从而导致供不应求。“一个火柴盒容积的瓷粉就能做出好几颗义齿。”

      那么,为什么商机这么大,黑作坊不办证生产呢?原因是他们办不了。《海南省定制义齿生产企业现场检查标准(试行)》规定,海南省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在申报时,必须具备五个硬性要求:人员资质、场地及设备、法规及质量管理、检验能力以及生产能力。

      据悉,按照今年国家总局工作安排,省食药监局部署在全省范围开展医疗器械“五整治”专项行动“回头看”,通过“回头看”,查找专项行动中存在的问题。

      在查处过程中,查处不难,找窝点却让执法人员头疼。“黑生产点生产的场地不大,成本也不高,多在人口密集的地方,但又较为隐蔽。”省食品药品稽查局医疗器械稽查科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去年在查处义齿黑生产点时,光寻找就耗了大半年的时间。

      省食品药品稽查局医疗器械监管处处长林一叶介绍,后期将重点对加强对牙科诊所的义齿产品进行检查,加大对使用终端的监管。“只要将使用终端监管好了,就可以让黑生产点无法生存。”林一叶表示,黑生产点生产的义齿多流向黑诊所,对于黑诊所,则涉及工商、卫生等部门,这其中则需要综合执法。

      省物价局价格处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曾表示,依照《海南省医疗服务价格》等相关法律法规,假牙属于市场定价范围,拔牙、洗牙、假牙安装等医疗服务项目执行政府指导价,其中安装费指导价为80元,可上浮10%。各类规格假牙价格及安装费用,原则上都应该公示。

      但现实中,如果严格执行这样的规定,医生往往觉得自己的劳动没有得到充分认可。由于每颗假牙都要定做、不能批量生产;一颗假牙要经过很多人的手才能成为患者口中一颗牙。“医生的劳动也应该得到尊重。”一位牙医说。

      但可以预知的是,价格透明是减少市场乱象的一剂良药。“牙齿多少钱,加工费多少钱,厂家是哪里的,不同厂家的价格对比。这些如果能告诉消费者,消费者就不会那么迷糊了。”患者屈女士说。

      另外,食药监部门提醒,正规厂家出厂的义齿都有一个唯一的“身份证号”,通过网上可以查询到相关的生产注册信息。“患者到诊所安装义齿时,要确定诊所的医生是否有医师执业资格,诊所是否取得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》,还要查看产品是否有相关证明。”(记者 杨金运 蒙健)

      因为没有医生执业资格非法开口腔诊所,定安一名男子被行政处罚两次,但他仍继续非法行医。近日,定安县人民法院宣判此案,男子因非法行医罪获判拘役59天。

      定安检察院指控,高某在没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情况下,在定安县龙门镇开办口腔诊所,为他人进行口腔治疗。期间,定安县卫生局先后对该诊所查处三次,并在2012年9月、2013年12月对该口腔诊所作出责令停业及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。高某在被行政处罚两次后,仍继续营业。2014年11月底,高某在其诊所被警方抓获。定安法院认为,高某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非法行医,被行政处罚两次以后,再次非法行医,情节严重,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。高某如实供述罪行,可从轻处罚。(记者 王忠新)

    上一篇:最满意的容新年涨“姿”势
    下一篇:没有了